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破破的桥

本博目标:共同探讨提高智力。北大计算机系博士。兴趣:网站舆论与网民心理。

 
 
 

日志

 
 

作为政治团体的自由派,而非学术流派的自由主义  

2011-08-13 12:0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断桥

本文主要是昨日@破破的桥 的微博合集:作为政治团体的自由派,而非学术流派的自由主义。

    自由派这个日趋活跃,有相当规模群众的群体,正遭遇很多批评。很多人被指责为伪自由派,论据是没有遵循其理论规范或道德操守。这些批评有些来自于其对手或观众,有些则来自于自由派内部,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所用的理由都比较一致,常见如下两类:

1.你对自由主义的原则执行的不够彻底:例如底层抗争时,你没有强调非暴力,因为暴力只会带来治乱循环。贪官杀人犯受审时,你没帮它呼吁法律权利。底层为自己抗争而犯罪时,你没有和舆论对峙,而是妄图用舆论影响司法,想让他被轻判,不尊重程序正义,屈从并跟随了民粹。

2.你没有遵循自由主义的道德信条,如:“虽然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坚决捍卫你的说话权利。”你居然没有温和、宽容,而是试图反驳、攻击、甚至联合朋友来攻击对手。

    第一类批评相当复杂。仅拿非暴力一例来谈,其思想资源是基于二十年来的批判激进主义思潮。整套观点实质上属于自由主义这个派别中的保守派甚至极端保守派。这些观念若要仔细推敲,多多少少都存在问题。很多新人不过是鹦鹉学舌:非暴力,多数人暴政,学了几个新名词,很酷,恨不得向所有人普及。其实只是死抠教条,很少去了解或推敲这些观念背后的历史细节,与思考基点。考虑到这并非本文的重点,就讲到这里。

    第二类批评则是基于道德上的批评。包括辩论时温和有礼,宽容和捍卫对方的观点与说话权利等。这些要求也存在很多问题,例如宽容是指不用权力来迫害对方,剥夺对方发言权,而并非不攻击不反驳。其次,有些道德要求并非自由派特有,与自由派的理念也不存在直接联系。

    拿引用频率最高的伏尔泰“虽然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之说为例,伏尔泰的做法(这话是好友总结他的行为)并不是为展现自己的宽容,而是从个人权利为基点思考出发,极度重视说话权利的保障。在实践上,不但捍卫自己说话权利不被侵害,哪怕政府要侵害对手,也不能容忍。这实际上是从保护个人权利的基本道德上派生出来的某种领袖个人的高标准。

    很多人都喜欢宣称“捍卫对方的说话权利”,这话不但很酷,还容易做到,不就是对手被封口时帮着喊几声么?其实他们误解了“捍卫”的词义。伏尔泰付诸行动,付出代价和努力。而现在跟风说这话的人,很多人连自己的说话权都不敢去捍卫,还捍卫别人?根本就是睁眼说瞎话。

    很多口头自由派常念叨的道德信条多少都有这种特点。话很漂亮,标准很高,贵族化。实际上多数人做不到,只能停留在口头,很虚伪。鼓吹这类道德信条是精英心态过重的表现。在十多年前,自由派还是知识分子小圈子,外界压力大,发言审慎,态度良好,这少数人遵循这套信条虽吃力,尚有可能。但目前自由派已发展为中产甚至底层平民中的重要意识形态之一,人数变多,精英化程度大大削弱。此时还要保持这种“道德形象”,准确说是洁癖,当然是不可能的。

    有人会问,要都这样,左右愤有啥不同呢?自由派和他们批判的那群人又有什么两样呢?

    
    1.自由派的贵族化误区

    这问题看似有力,但实际上基于一个深层误解。就是民族主义派,毛派,都可以无脑愤青,骂人攻击。但自由派不行,因为你是贵族的,理性的,睿智的,高知识阶层的。这在小圈子时代尚可用于自律,但一旦这套意识形态普及到大众之中,试图让派内的大众成员,甚至部分主要成员,还维持这些辩论品格,争取道德优势,是不可能的。因为它是由群众本身素质决定的。改变它无异于天方夜谭。也没有哪个国家存在过这样的大众派别。因此,平民和自由主义,和平民的民族主义,毛主义在群体传播和讨论时的辩论品格,随自由派群体的扩大,将不会存在太大的差异。

    2.作为平民群体的自由派,和其它派别的区别主要在于其意识形态出发点是尊重和捍卫个人权利。
    
    那么,失去这种道德优势,和左愤有何不同呢?我们需要回归到自由派的本源。对于普通公民而言,什么是真正的自由派?它代表这么一个群体:以尊重和捍卫自身权利,个人权利出发,作为思考和判断社会问题的基点,只要是这样的人,就是真正的自由派。

    作为大众意识形态的自由派群体,和其它群体的区别,在于思考与解决问题的出发点和方式。不谈轻飘飘的宽容,也不谈华而不实的辩论姿态。而是首先从捍卫自己的说话权利、政治权利做起,以此为世界观,来争取自己应有的权益。这样实实在在的要求,远胜于“捍卫别人”的吹牛和干吼。当取得优势后,再谈自由主义作为平台的特殊性与宽容异见。

    3.作为政治派别,它的群体是否巩固,来自于人们对你核心观念的认可。而非学术辩论的胜负或者传播者的道德形象

    一种意识形态,大众为什么信奉他,捍卫他?其根本原因是他认为这种意识形态本身能够让他信服,给他带来收益,它能够以一套自洽的世界观回答问题,解决问题,而不是靠姿态优雅来赚粉。感召对方和群体自身认同来源于意识形态本身,而非传播者的道德形象。

    若你永远准备靠着道德形象和学理来感召别人,那一辈子是小圈子。现在自由派已是大众主要派别之一,有了群众基础。这个时候,还在那里想着小圈子模式的传播、发言、讨论、做事手段,高高在上,是不合适的。在传播中,拥有学理方面优势的领袖,要让位于社会经验和传播经验方面优势的领袖。学院知识分子搞成精英高高在上玩名词也就罢了,特别忌讳的是,一些普通大学生,刚懂点常识,脑子都没动,居然就敢于用几个教条名词,来嘲笑对社会问题深刻了解的一线维权者、记者,反起民粹来了。

    自由派成员要以一个基于大众的政治派别来要求自己。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增加本派人群的凝聚力,扩大和宣传自己的思想资源,或利用其它派别的思想资源。在不改动理念内核的情况下推广得更广。不要嘲笑左派“愤”、“脑残”,而首先要想,这样的思想如何争取到这些人?是因为它真的残,还是有别的原因?有些思想资源,如毛派的阶级分化理论,民族国家诉求,确实代表一部分现状和愿望,又不冲突的,能不能拿来用?有什么更有力的推广方式?

    4.如果要想成为一个大的,在中层和底层影响广泛的意识形态,过度宣扬道德优势是非常危险的。

    作为一个传播普遍,基础人群已非常大,去精英化的一个政治派别,再考虑维持这种“宽容-偏狭”,“智慧-脑残”,“理性-头脑发热”的道德和形象优势。存在非常大的风险。公众会习惯于对你进行这种高标准的道德评判,到了最后,会形成这样一个怪圈:官员贪污上千万到上亿,懒得批评;你有几千块捐款账目不清,炒得火热。领导公款吃喝山珍海味吃到吐,偶然吃一餐盒饭,照片到处传,被膜拜为“伟人”;你这群体聚个餐,吃顿好的,说你吃这么好,还装逼说自己清贫,干嘛不捐出去帮助你呼吁大家帮助的人。你发个帖,收到对手很多辱骂、甚至带死亡威胁,头像被人挂上什么吊架,披露出来没用,反正他们就这烂样,大家早习惯了;自由派因为帮助弱势群体被抓被关被失踪都没人管;但你要是说话重一点,就被攻击为“民主后杀全家”、“你上台了只会更坏”。这样的情况下,继续进行讨论和普及是非常困难的。所以作为自由派,必须回归到意识形态本身,把自己当作一个平民化的,思考基点与其他派别不同的政治团体,来巩固和扩大你的影响。而不是去强调你的道德、智力和理性优势——这些东西,做到就有,做不到就没有,吹牛没用。

    你去维护自己和别人的权利,不再是为表现你的品德比其它人更高尚,而出自你践行维护权利理念的信心。你理性地和对手辩论,不再是为了表现高超的智力,去歧视别人脑残,而是为了训练自己,使得对问题的判断更清晰,为此而努力去了解更多的资讯并提高逻辑水准。给自己设定一个不那么高的道德标准,自圆其说,并努力落实,量力而行,做不到的事情不说,做到的事情用平常心说。那么在普遍堕落的社会中自然能水落石出。当前已不再需要高高在上的道德标杆。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