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破破的桥

本博目标:共同探讨提高智力。北大计算机系博士。兴趣:网站舆论与网民心理。

 
 
 

日志

 
 

旧文:杨佳背后的潜台词  

2011-06-09 03:1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帖] 断桥:杨佳背后的潜台词
北京棋迷 @ 2008-10-16 11:11 阅读(656) 评论(1) 推荐值(33) 引用通告 分类: 京城刀客大闹上海滩
杨佳背后的潜台词 

   (正在写我的《潜台词》,把这部分单独拿出来扩展一下,呵呵呵呵:)部分章节草稿试阅,大家看看有啥改进的) 

   凤凰台的闾丘露薇对杨佳事件中大量网民叫好的现象,痛心疾首,写了篇《尊重每一个生命》,文中说……(以下省略)……。总之,政府要给弱势群体足够的渠道。同样,也不应该鼓励对体制和权力不满就可以滥用暴力的行为。 

   闾丘露薇想必对自己的文章很满意,洋洋千言。网民中其实和她观点相同者并不见少,比如无论怎样,不能滥用暴力。比如报复警察,报复打自己的警察可以理解,但是杀其它警察并不对。比如要理性。在另一边,过了几个月,网民情绪稳定了,没有一开始这么兴奋,但是在被警察抓走三个大巴的人的情况下,二审法院周围依然聚起了数百人的市民和网民声援团。闾丘露薇的得意之作被他们踩在脚下。 

   这是一种对话完全失效的体现。首先要理解,杨佳案对中国的网民来说,不是一起凶杀案,也不是一起报复案。“杀得好”,“京城第一刀客”,同样是一种潜台词。潜台词的出现原因有很多,在前面的章节中,潜台词往往体现成一种道德包装,将自己的怯懦和卑劣的语言体现为一种伪道德。而这种情况则刚好相反,说这些潜台词的人,知道这些话是极端反道德的,但是他们不愿意换一种说法。这是因为情绪非常强烈,而原因又过于复杂。无法表达,但又希望能唤起注意。在这里,对话出现了困难,两边说的语 
言是牛头不对马嘴的。包括“反对暴力”,“复仇不能针对整个警察群体”,“坚持程序正义公正审判”,“是不是被打”,“和警察有矛盾要走正当程序解决”这类讨论对于那些数量众多的同情杨佳的网民是一种完全没有意义的腔调。(附:要解释这个问题,得从很远的头说起。如果没有耐心就别往下看了。) 

   
   (附:这段是写在文章前头的一个部分,搬到这里来) 
    

   我认为中国可以粗分为三个阶层。当然,这个分法不学术也不严谨,仅用来说明本书中提到的“潜台词”的起因和问题。 

   第一个阶层是上流社会,简单的说是部分重大权力的掌握者、亲属和与这些权力勾结而暴富的商人。特征是标着“公有”或者“国有”的财产与权力,其实质是这个阶层私有,用这些钱仅仅比用自己的存款麻烦一点点而已。几百万人左右。 

   第二个阶层是一个类中产的阶层,包括白领、市民、知识分子、部分学生、部分富裕或讲规则的地区的农民。他们的月收入大概在1500以上,从小受公民教育(虽然不完整,缺很多内容),会被权力欺压或敲诈,但是程度相对较轻。这个阶层,处于第三阶层的人可以通过努力与奋斗达到。这部分人,几个亿。

 
   第三个阶层则是所谓底层,包括大部分民工,部分问题省份和问题地区的农民,以及在第一阶层获取利益过程中被牺牲被打击的人,比如下岗工人或被拆迁户,部分被区别对待的少数民族,与第一阶层做对的第二阶层的人也会被打到这个阶层里来,比如部分维权律师,异议者。第三阶层的重大问题是收入,但是另一个被广泛忽视的重大问题就是他们的基本权利被剥夺与侵害得非常严重。这部分人,也是几个亿。 

   本书主要针对是第二阶层的人。他们是网民的主体,各种传媒的主要购买者和消费者,所谓的“群众声音”其实大部分是他们的声音,而不是第三阶层人的声音。他们的问题首先在于了解,……(以下省略对第一阶层的了解)…… 

   对于第三阶层,不了解他们的生存状况。虽然很多人开口就是“国情”问题:“中国不能民主,因为乡村里面,族长屁大的话都是天塌下来……”。你真拉个第三阶层的人来看这些所谓的“了解”,他会觉得很好笑。 

   这样的问题和政治观点无关,十年前,我一个朋友看到新闻里面批评乡村执法的问题,一些农民不执行村里自己定的违法政策,就被村干部强行抓到学习班里交款学习精神。他很愤怒:“学习怎么能强制呢?还交钱?不管违不违法,这样就算老师讲得再好,谁学得进去啊。”我笑坏了,告诉他说:“‘学习班’就是简易牢房的称呼,哪有什么老师?把你往小黑屋里一关,交钱放人,这个俗称‘学习班’。” 

   在很多地方,你会发现第二阶层对第三阶层的了解很少,从生活状况,语言,以及生存逻辑。他们的态度,最常见的,就是“不相信”,或者是“奇怪”。跨阶层说话和跨国交流一样困难,甚至更困难。有时候,第二阶层的人,偶然参与了第三阶层的生活,或者被当成第三阶层对待,往往因为不适应生存逻辑而造成危险。 

   比如在收容所被打死的大学生孙志刚,他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顶几句嘴就会被打死。因为从他没带暂住证,被当作游民的时候,他从第二阶层所处的社会,一下子踏入了第三阶层,却不了解第三阶层的生存情况,缺乏在第三阶层中生存的逻辑。如果他能了解到,在他踏入这个收容所时,这里已经死亡了50个年轻人;如果他能了解到,在收容所内被工作人员抢劫、强奸和打死是常见现象;如果他能了解到,很多妓院在收容所内采购妓女;如果他有足够的“生存智慧”;那么他或许不会死亡。 

   这当然是最极端的例子,是第二阶层的观念和第三阶层实际的生活状况的直接碰撞。大多数情况下,这种不了解仅仅表现在网络交流上,不信,不明白,不了解,不理解,大惊小怪。 

   因为超生,计生人员把刚出生的孩子用剪刀扎死。第二阶层的人不信,你骗不了我的,这还不死刑啊? 
   黑砖窑,把人卖成奴工,拼死逃出来,去当地警局报案,还要被警察们送还给奴隶主。他们不明白,怎么会这样呢?这难道是奴隶社会么? 
   农民工讨薪。恶意讨薪,被老板雇打手打成重伤。他们不明白,薪水为什么要讨?不付薪水为什么还敢打人?难道没有王法了么? 
   河南数万卖血农民艾滋病大爆发。他们奇怪的问:“打工种地养不活你们么,为什么要卖血呢?” 
   乱收费上法院告政府,结果被抓被打,他们能理解,刁民嘛,受点委屈死不了你的,不管管你社会要乱。兄弟姐妹老婆孩子老爸老妈同样因此被抓被打,他们说啥也不信:“政府再不文明,也不可能这样搞连坐吧?” 
   南京拆迁,一个七十岁老汉被强行拖出,祖屋和所有财产被推,最后点火自焚。他们不理解:“政府不是有保障的吗,没有保障你也可以去闹啊,用得着做这么绝吗?” 

血汗工厂里,韩国老板一发怒,几百中国员工集体下跪,只有一个人没跪,被开除。他们欢呼:“这才是真正的中国人!”他是中国人,那剩下的几百人是哪国人?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为了八百块的工资大家能下跪,他们不理解。   …… 
    
   第二阶层里的很多人,他们是社会的主体,但是一旦接触到另一个阶层,他们的想法就在不信、不理解、不了解、不明白等各种情况中徘徊。也有一些人,本身从第三阶层爬上来,或者对这一阶层的情况相对了解,他们的态度……(以下省略)…… 


   回到杨佳一案,出现和以往千千万万个类似案例同样的情况。很多第二阶层人,首先表示不理解。“杨佳不会是精神病吧?”“一个没道德的变态。”“被警察打也不能杀人吧?”“为什么不通过正规渠道解决呢?”对大量网民同情和支持杨佳的情况则表示出不信和不明白。“哪有那么多人?”“唯恐天下不乱的暴民。”“一群没有法治观念的愤青。”然后写一些不着边际的文章,从道德,从法治,从社会秩序,从人权理念……他们不能了解网民的潜台词。如同一群茫然的外国人。 

   对于第二阶层的大部分人来说,警察也许可爱,也许讨厌,但讨厌之处,顶多是不抓小偷,办公效率低下,贪财,形象不佳。能和警察接触到的时候并不多,报案了没结果,或是车子吃张罚单,发个帖子被找去喝茶,顶多破财消灾,属于生活中的小事件而已。但对于部分第三阶层的人来说,在很多情况下,警察是暴力体制的马前卒,生存的威胁者。黑社会的保护伞。集体讨薪的时候,站在他们对面的是警察;保护自己房子不被拆迁的时候,站在他们对面的是警察;做点小生意,讨生活的时候,站在他们对面的是警察;被抓、被打的时候,站在他们对面的是警察。面对警察的暴力,他们没有救济手段。上访?投诉?那你将面对更多的警察。正如同杨佳对法官所说的:“他们(警察们)之所以敢这样(殴打我),是因为他们的背后有你们。” 

   在这个事件上,他们当然可以这样表达:“无辜被关了一天,挨了打受了委屈,所有警察都是这个鸟样。杀警察暴力点,但可以理解。”但是实际上这种表达,对于第三阶层和了解第三阶层的人来说,不够力量,因为第二阶层的人对“受了委屈”的感觉和第三阶层的人依然不同。杨佳的表达是“任何事情,你要给我一个说法,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这个表达依然过于含蓄。最终这个表达总结成了潜台词“京城第一刀客,杀的好。”——这句话什么也不表达,除了强烈的情绪。 

   从事件的进程中,依然可以看出两个阶层的鸿沟。 
   进警察局挨警察打,作为第三阶层,天经地义的事情。他们不相信。 
   跟警察作对,我们就抓你老妈逼你就范。第三阶层常见的遭遇。他们很吃惊,大惊小怪。 
   指定原告的雇用律师给被告辩护,不让被告证人上厅的所谓审判——这个倒是中国这两个阶层的通例了。他们能理解,不过,中国是个大国,事情改进的很慢的嘛。 
   网友在法庭外声援,为什么会被抓走?这个太敏感了,我不知道,我没听说过。 

   所以出了很多不知所谓的文章,杀人是不对的,杨佳这是丧心病狂,报复也要针对殴打他的警察报复,警察要改进工作态度,司法要遵守程序……还有很多。 
    
    
   对于这句潜台词,如果你是一个第二阶层的人,你一定要注意这些要点,尝试这么去理解。 

   首先,杨佳的遭遇,对于第二阶层,对于杨佳本人来说,只是一个“事件”,是一个“遭遇”,是偶然的,通过损失一点利益和尊严就可以规避的。但是对于第三阶层来说,是一种“生活”,是一个“环境”。这是最根本的一点。无视这一点,你就无法理解“杀得好”,为什么他们要通过无视警察的生命来表达这么强烈的情绪。 

   对于杨佳这个处于第二阶层的人来说,他对于这样的遭遇,认为:有些委屈如果要一辈子背在身上,那我宁愿犯法。但对于第三阶层的人来说,不是一个委屈背一辈子的问题,而是一辈子不断受很多委屈还全都得背在身上的更严重问题,对于这些委屈,他们只有承受再承受。杨佳只是告诉他们,除了受委屈,事情还能这么解决。从而产生了强大的趋同效应。 

   在法庭上,警察否认殴打杨佳,杨佳同样否认杀了警察。你无视我,我也无视你。你不记得打我,我也不记得杀你。声援者也一样:你们这群警察无视我们的权利,当我们是贱民,殴打我们的人,侵占我们的财产,阻止我们的表达。那我们也同样无视你们警察的生命,我不敢杀你,可我敢叫一声杀得好,管你无辜还是有辜,你又能怎样? 

    
   他们要表达的是他们自己的生活状况,他们要表达的是一种反抗态度,他们要表达的是一种互相敌视。在这种情况下,一切来自第二阶层的道德说教都是可笑的。他们在社会中被视为贱民,失败者,基本的权利都不能保障,都在被以警察为先锋的集团侵害。在这个时候,说杨佳杀人是不对的,说不能报复其它警察报复社会,说什么程序正义实质正义,都是极其幼稚的行为。 

   “杀得好。”这句潜台词的内容很单调:杨佳的遭遇,我们也有,或者我们知道很多群体也有。你们警察不把我们(他们)当人,我们也不把你当人。 


   杨佳以及所得到的这些疯狂的同情,首先应该警醒的是公权力。他们需要重视第三阶层的整个生活状态,给予他们说话的空间。杨佳说:“我一级级投诉都没有结果,而是(警察)一级级地侮辱我的人格。所以七月一日发生的事是完全正常的。”他不知道他正和围在法庭外的大量访民说着同样的话。暴民的产生永远是公权力的责任。知识分子…… 

(以下省略)……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